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九世至圣 > 第二章:绝望中看到曙光

第二章:绝望中看到曙光

    “可笑!”

    听了易天行的话,司武怒极而笑:“你这废物,竟敢这么跟我说话,脑袋被我打坏了,开始说胡话了?”

    说话之间,司武捏着拳头,向易天行走去:“看来昨晚,你挨的打还不够。”

    虽然易天行毫无修为,而且他的肉身十分孱弱,但面对着颇有实力的司武,他却毫无惧意。

    毕竟他前世,乃是太易神国的皇子,掌握着众多手段,随便一出手,就能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弄死司武!

    面色平静的着司武走来,易天行心念一动,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于他体内凝聚。

    这是灵魂力量!

    易天行前世乃是推开了仙门的至强者,他的灵魂得到了仙气的洗礼,变得十分强大!

    但转生之后,易天行的灵魂不知为何变得十分弱小,不过其蕴含的力量,对付区区一个司武,却是足够了!

    “既然你想死,那就成全你。”易天行平静的说道。

    他体内那股无形的灵魂力,变化成一把锥子的形状,对准了司武的眉心。

    虽说这把魂锥无形,但其威力,却不容小觑,能轻易的洞穿坚硬的岩石,因此能预想到,司武的眉心,将在下一刻,出现一个窟窿。

    “嗯?”

    司武浑身一紧,感觉像是有什么致命的危险,对准了自己,难道是易天行?

    可他一个废物,能对自己做什么?

    错觉,一定是错觉!

    深吸口气,司武举起拳头,就欲对易天行的脑袋砸过去。

    “住手!”

    突然传来一声娇喝。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司武的拳头停顿在半空中,但紧接着,他猛的一咬牙,便继续往下砸。

    咻!

    就在这时,一道凌厉的气流,犹如一发箭矢般,疾射而来。

    下一刻,砰的一声,击中了司武砸向易天行的拳头。

    司武吃痛,拳头歪到了一旁,没能打中易天行,但他却不敢继续向易天行出手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也让易天行体内的魂锥,暂时按兵不动,不然司武此刻,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易天行看向门口,只见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走了进来。

    “司楠雪!”

    易天行目光微凝,认出了对方,是原主人的妻子。

    当然,易天行的灵魂占据了原主人的肉身,那易天行就相当于是原主人,那司楠雪就相当于是易天行的妻子。

    司武转身看着司楠雪,眼中有着浓浓的畏惧:“楠雪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司楠雪是易天行的妻子,但以往他欺负易天行,司楠雪都没有理会过,怎么今天,她却管起来了?

    “我爸回来了,要见他。”司楠雪面无表情。

    “难怪……”司武明白了,他看向易天行,恶狠狠的道:“这次算你运气好,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说完,他转身准备离去。

    而易天行听了司武的话,不禁笑了,若不是司楠雪现身,司武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谁运气好?

    当然,易天行不会刻意去反驳司武,因为没意义,至于司武的命,以后再取,他现在还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细。

    司武走到司楠雪身边时,司楠雪漠然的说道:“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

    言下之意就是,你教训易天行可以,但不能让我看到,否则后果自负。

    “明白。”司武点头,颇为恭敬。

    虽然他和司楠雪都姓“司”,但两人之间地位的差距,却是天差地别!

    随后司武灰溜溜的离去。

    司楠雪瞥了易天行一眼:“收拾一下,跟我去见我爸。”

    ……

    司家庞大,犹如古时候的大宅院,墙高院深,连廊重重,亭台座座,殿楼成片,古风古韵。

    也有现代化的建筑设施,比如小洋楼,游泳池,喷泉等。

    古与现的结合,别有一番美。

    此时,易天行和司楠雪穿过条条走廊,路过座座亭台殿楼,他们一路无话,虽是夫妻,但比陌生人还陌生。

    易天行原本还想跟司楠雪聊聊,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与武道,但司楠雪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那自己也没必要硬凑上去。

    所以两人一路沉默。

    不多时,他们到了一座宅院外。

    司楠雪看了易天行一眼,终于有了言语:“等会儿见我爸时,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你应该清楚吧?”

    “嗯。”易天行淡淡点头,没有多余的言语,迈步走进院子。

    司楠雪眉头微皱,有些不悦,不过她没有说什么,跟着走进院子。

    院子里,有一棵枝叶繁茂,树干粗壮的槐树。

    微风轻轻吹,树叶沙沙响。

    树下,有一石桌。

    一个脸如刀削,双眼有神的中年男人坐在那里。

    此刻见到易天行和司楠雪走进来,他连忙起身,微笑道:“天行,楠雪。”

    “爸。”司楠雪笑着喊了一声。

    易天行看了司楠雪一眼,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司楠雪笑,笑得真美。

    随即他看着中年男人,也喊道:“岳父。”

    眼前这位,便是司家的二爷,司峰。

    司峰笑着点点头:“你们快坐。”

    说着,他坐下。

    易天行和司楠雪也是坐下。

    石桌上有一壶茶、几个茶杯。

    司峰一边拿起茶壶倒茶,一边说道:“你们小两口最近怎么样?有没有闹别扭?”

    “挺好的,没有闹别扭。”易天行笑着摇头。

    司楠雪诧异的看了易天行一眼,便也对着司峰浅浅笑道:“爸,我们挺好的,您不用操心我们。”

    倒好了两杯茶,分别给女儿、女婿一人一杯,司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并说道:“很多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

    司峰看着女儿、女婿,神色颇为严肃:“既然你们在一起了,就不要还跟陌生人一样,我希望你们能相敬相爱,共度余生,这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司楠雪默然,不知该说什么。

    她本就不喜欢易天行,所以承诺什么的……她说不出口。

    忽然,她心头一惊,因为易天行突然抓住她的手。

    只见易天行抓着她的白皙玉手,神色郑重的对司峰说道:“岳父,您放心,我跟楠雪之间,一定会相敬相爱,早日给您生个大胖孙子。”

    如今他毫无修为,身边暗处又潜藏着杀机,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因此,他需要司峰这个靠山!

    不然的话,他也没必要跟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在一起,哪怕对方美若天仙。

    但为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他必须这么做!

    “哈哈,好!”

    听了易天行的话,司峰哈哈大笑。

    而司楠雪本来想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但看到父亲这么高兴,她也就没挣脱,不过她心头却是暗叹一声。

    “小辈之间的事情,我身为长辈,不便插手。”

    司峰喝了一口茶,话锋一转,对着女儿说道:“所以楠雪,你要多帮帮天行。”

    “嗯,我知道。”司楠雪点头。

    “我这岳父说话倒也漂亮。”易天行心头暗赞,岳父没有直接提及自己被司家小辈欺负,以及司楠雪作壁上观,便是给自己和司楠雪留面子。

    随后,司峰又跟女儿、女婿聊聊家常,有说有笑,同时他的心头,不禁产生了疑惑。

    那就是易天行说话的语气,与以前不太一样。

    以前的易天行,由于体弱气虚,整个人病恹恹的,说话有气无力,经常低着头,显得自卑。

    而眼下,易天行精神抖擞,说话铿锵有力,充满了自信,与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难道是喝了补药,身体变好了的原因?”司峰暗想。

    为了给易天行调理身体,每天厨房都会熬一碗大补药给他喝。

    “身体变好了,的确对气质有很大的提升。”司峰暗暗点头,觉得易天行的改变,极大可能跟喝了补药,身体变好了有关。

    司峰哪里能想到,自己真正的女婿,已经被打死了,而坐在他眼前的,实际上是一个活了五百多年的“老怪物”。

    “七天后,就是比武大会了,到时候你带着天行一起去。”司峰对司楠雪说道。

    司楠雪看了易天行一眼,面露迟疑,“带他去……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就这么说定了。”司峰拍板。

    司楠雪有些无奈,但父亲都这么说了,她也不好继续反对。

    “比武大会?”易天行却是疑惑。

    原主人的记忆里,没有关于比武大会的信息。

    “比武大会,是我们四大家族小辈之间切磋的一场盛会,一年一次。”司楠雪解释道。

    易天行点点头。

    接下来,又聊了一会儿,天就差不多黑下来了。

    在司峰这里吃了晚饭后,易天行和司楠雪离去。

    两人来到了他们的婚房。

    这是司楠雪第二次进来这里。

    第一次,是他们结婚时,那天晚上,她睡床上,易天行睡地上。

    第二天,司峰有急事,出了远门,司楠雪便搬了出去,于是后来,就是易天行一个人住在这里。

    而这次司楠雪会来这里,也是迫不得已。

    若是她不跟易天行同房睡,司峰又得找她去谈话了。

    一进房间,易天行就倒在床上。

    司楠雪站在床前,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她从柜子里取出一床被子,铺在地上。

    易天行扫了司楠雪一眼,这女人,放着暖和柔软的床不睡,却要睡地上,这是有多讨厌自己?

    随后易天行不再想这个,而是思索自己要如何在这个没有天地灵气的末法世界,踏上修行之路。

    “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修行者。”

    “而武者,又太弱了,我去修武的话,这辈子都没可能杀死天离狗贼……”

    “唉……”

    “不过,我或许可以走魂修之路……但这条路太难,我又没有经验……唉……”

    抓了抓头发,易天行觉得有些烦躁。

    “嗯?”

    突然,易天行感觉到一丝丝奇异的波动,从身旁传来。

    他连忙起身,看向一旁,只见司楠雪盘坐在那里,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微光,有着一丝丝莫名的气流,萦绕在她身躯之上。

    “这是……这是灵气!”。

    易天行惊喜的看着司楠雪:“她居然是一名修士!”

    “在这个末法世界,她居然踏上了修行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