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在这座繁华无比的银光城中,一条并不是那么显眼的街道静静坐落于旧城区的一处街区。

    银光城虽然建城历史短暂,但最早修建的那一批城区也就是三百年前最开始修建的城区,现如今早已成为旧城区。

    至于新城区则是一百年前才建成完工的,旧城区与新城区最大的区别就是,新城区几乎都是各种商业区,或者是城主府等。

    商业区的私人居所少的可怜,但公共场所却是多得出奇。

    砖石建筑和石质建筑最大的优点就是寿命比土木建筑长,更耐用而且也更加能够经历风雨和时间的摧残。

    哪怕是已经过了近三百多年,旧城区虽然名字叫做旧城区,但在旧城区却是看不到一丝破旧。

    只有光滑平整的街道石板静静的让人踩在脚下,似乎是在诉说自己曾经的过往,从桀骜不驯的粗糙石板经历时光的摧残之后变得朴实无华,稳重内敛。

    旧城区是银光城主要的居住场所,银光城几乎近九成的常住人口是居住于旧城区。

    大型城市都是这般,将办事区活动区与居住区隔开。

    这样一来可以推动城市运行与发展的最大效率。

    而居住在旧城区这条毫不起眼,平淡而又平凡的街道上的数百口人中,韩诺一绝对算不上是特殊的。

    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虽算不上高但也不低。一张阳光明媚的脸颊却没有着青年所拥有的朝气蓬勃。

    立体的五官精致而又分明,却又没有阴柔的中性感。整个人看起来犹如温婉而又阳光的邻家大哥哥一般,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之感。

    尤其是那一双明亮的眸子,犹如雪上上最为圣洁最为纯洁的那一抹白一般,没有丝毫杂质,就连血丝也没有。

    泾渭分明的是紫金色的瞳孔和虹膜,如星空般深邃又如灼日般璀璨。

    这一双奇幻的眼眸并不是得了眼疾所至,无尽大陆上黑发黑眼的人只是其中之一。

    更多的便是金发碧眼,红发绿眼的人。

    无尽大陆上大多数男性都习惯于留长发,一头飘逸顺滑的各色长发犹如柔顺的马尾般迎风飘扬,想必这是大多数男人的浪漫,尤其是在希诺帝国这个开放的国度。

    但也有小部分人习惯于留碎发的或者是齐眉短发。

    韩诺一便是其中之一,一头金色而又璀璨夺目的齐眉短发,不长不短刚刚好。

    长一点而显得稚嫩,短一点则显得老成。

    与大多数金发碧眼的人所不同的是,韩诺一的金发显得是那么纯粹,那么耀眼将本身那张俊美到令无数男性都自惭形秽的V字小脸凸显得更加无与伦比的洒脱与不羁。

    韩诺一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温和,平易近人并没有那种与人隔离的忧郁气息,反而是让人无比舒心的亲切感。

    简单来说就是男女老少都可以通吃的人。

    韩诺一看起来像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但是他本人如今才十八岁。或许是长得有点儿早熟吧。

    无尽大陆上,男子十八岁便可结果生子,女子则是十六岁。

    而如此英伦夺目的韩诺一如今却是还单着。

    并不是说他有多么洁身自好,或者说是为某一人守身如玉。

    纯粹是因为找不到另一半!

    不是因为他心高气傲或者说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而是他所认识的人中女性本就不多。

    再加上这货又对这方面的事不感兴趣,所以造就了如今他一人漂流于异国他乡也没有一个心里挂念着他的女孩。

    有的话也仅仅只是因为失去一个好友而有些低落的人,至于男女方面的,却是没有。

    哪怕是他已经在银光城安身立命近三年多也没有一个心仪的女子,或者是心仪他的女子。

    无尽大陆上的魔语师虽然只是占据了所有人中的一小部分。

    但哪怕是最低级的魔语师也比普通人强太多太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虽然魔语师不得随意对普通人下手,但魔语师的地位也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

    想韩诺一这样的普通人,哪怕是大陆第一美男,真心喜欢他的人绝对不超过两位数。

    无尽大陆上的言灵魔语师,最迟也是十二岁以前便觉醒言灵,成为魔语师。

    若是十二岁之后还没有觉醒言灵的人,完全可以断定为普通人。

    像韩诺一这般十八岁还是普通人的,根本就没有成为魔语师的任何希望。

    对于是不是普通人这个问题。韩诺一曾经苦恼过,也迷茫过。

    但如今却早已没有了那一份不甘平凡的心思。更多的是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

    所以,韩诺一更多的时间里是在享受生活,除了异性生活以外。

    “诺一哥哥!今天我们吃什么啊?”一声软糯而又清脆悦耳充满着童声与活力的声音从一间屋里响起。

    这个声音十分好听,给人一种天真烂漫,纯真而又美好的意境。让人不禁想要拨开云雾,一探究竟看看声音的主人是谁。

    声音还未完全消散,一道人影立马从屋门内蹿出,没错的确是一蹦跶蹿门而出的。

    一个近一米三四左右的十一二岁的女孩,一头天蓝色散发着天真纯净的齐背短发披在肩头。

    一双天蓝色的眼眸犹如蓝宝石般清澈明亮,瞳孔深处犹如一抹跳动的蓝色火焰一般显得格外奇幻。

    精致如瓷娃娃一般的面庞,仿佛天使般透露出天真无邪,纯真而又无暇的美丽。

    看见这个女孩的第一印象便是犹如看见了天使般,卸下了所有负担唯有一身轻松。

    没错,这个十一二岁的女孩便是声音的主人——梦熙遥。

    虽然看起来十一二岁,但真正年龄也才八岁不到一点点儿。

    之所以发育比较快,完全是因为管不住嘴吃的。还有就是韩诺一的过度溺爱惯出来的。

    梦熙遥是三年前韩诺一在旧城区捡来的野生小女孩。

    那时候四岁多点儿的梦熙遥,犹如一只小奶猫般怯怯懦懦的在角落里蹲着。

    一双大眼睛里充满着无助与怯懦的神情,那时候的韩诺一才刚刚来到银光城。

    本身因为身份是一个普通人,心情极其低落打算找个地方苟且了却余生的韩诺一无意间看见了这个怯懦而又有些脏兮兮的小奶猫。

    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韩诺一的第一想法就是不能让这么一个可怜而又无助的女孩无依无靠。

    那一瞬间,韩诺一想到的并不是世事的无常,也不是命运的不公。

    仅仅只是为这个小女孩感到心疼与惋惜,无尽大陆上每天都有人死于各种意外和非命。

    像眼前这个穿的脏兮兮的小女孩,显然她已经是没有亲人了,她的父母也显然是不会回来找她了。

    韩诺一想到的是自己,自己不也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吗?触感生情之下,韩诺一当时想都没想便跑了过去对着眼前这个怯生生而又可怜无助的小女孩面前。

    于是便有了接下来一幕不良少年拐卖无知幼女的经典一幕。

    “你叫什么名字啊?”韩诺一轻柔而又温和的蹲下身去与这个怯生生的小女孩对视问道。

    野生年幼梦熙遥:“(????)”『仿佛是在说·:这蠢货是谁?这年头还有有这么老套的骗女孩子的套路吗?本女王才不会受骗呢(*^▽^*)』

    见眼前这个小女孩儿怯生生地不理睬自己,还一脸警惕的盯着自己,韩诺一顿时感到无奈。

    年幼的梦熙遥尽量做出自己认为凶恶至极的表情,想要吓走韩诺一。毕竟一个四岁多的女孩子遇见一个陌生人贩子还能干嘛?还能跳起来打人不成?没哭就算是好的了。

    梦熙遥:?(?`^′?)?

    看着眼前这犹如一只小奶猫般,奶凶奶凶的小女孩,韩诺一第一次真心的笑了。

    是发自内心深处最为纯真的笑容,韩诺一敢说,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发自心扉地笑过。

    无论是年幼的无知的野生梦熙遥还是如今这个长高了点儿的梦熙遥,最大的亮点便是其自带的治愈属性。

    让人一下子忘却烦恼。只剩最为纯真最为朴实发自内心的愉悦。

    梦熙遥:(^◇^)

    第一次见到韩诺一笑的梦熙遥惊呆了,好像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笑得如此好看的人。

    『浅笑:果然女生都是大猪蹄子』

    “重新介绍一下。我叫韩诺一,你叫什么名字呀?”

    韩诺一自始至终都是保持着愉悦而又开朗的笑容。韩诺一本来就长得很好看。

    哪怕当时只有十五岁,但那张脸庞即使是放在希诺帝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即使是放在茫茫人海中也是那种可以一眼就可以认出来的人。

    梦熙遥:“梦熙遥……你……笑起来……真……好看……”

    年幼无知的梦熙遥怯生生地说到,殊不知她已经被某不良少年拐骗上了一条永远下不来的贼船。

    “真的吗?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好看呢!谢谢你啦!”韩诺一一只手轻柔地抬起来,摸着这只小奶猫的头,轻轻揉着,脸不红心不跳的昧着良心说到。

    “你可以跟我走吗?”。

    梦熙遥也不知道是怎么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从来开始一脸戒备的模样变成一个怯生生需要人呵护的无助小奶猫。

    从此,梦熙遥便上了韩诺一这条贼船,而且还是没有船锚,门窗焊死,船底、舷窗和船舱都还额外加了十几层钢板的那种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