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被肖芸有点反常的举动惊的不知所错的钟元,盯着她:“芸姐,我”。肖芸很冷淡的看着他:“你怎么样,这才是真实的我。没事不要再来纠缠我了。”说完快速转身走下了楼梯,眼角渗出几眼泪。等再想追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人了。此时的钟元,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想过无数种见面的场景,唯独没想过会是这样的。

    从医院里出来,来到了刚才和楚一一分开的那家饭店,现在都是下午了,饭店里没什么人,他一进门,楚一一就看到了,立刻迎了过来,拉住钟元的手:“怎么了,钟哥,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没什么事,对了,你们吃过了吗”楚一一听说什么事,才安心:“没呢,我们也不饿,就想等你一起吃。”钟元座才来看到任玲玲好像很不高兴,手里还摆弄着一块男式的手表,小声问楚一一:“她怎么了看着好像不开心,是不是我回来的太晚了。”楚一一摇了摇头:“不是的,和你没关系,只是刚才出了一点小意外。”刚想解释是什么事,任玲玲瞪了她一眼:“一一,这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姐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和钟哥说一下也没关系。”

    原来两人走进饭店刚进饭店,任玲玲就急着找卫生间,一路都没有上过卫生间的确实是憋的够呛,钟元在的时候还不好意思说,钟元刚一离开,也没有什么可以顾忌的了。直接按着指示牌冲向卫生间。

    缘分这东西说起来真是妙不可言,卫生间就在眼前,任玲玲刚想加快脚步,可是眼前突然一黑,感觉撞到了山上一样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可是穿的是紧身的牛仔裤和高跟鞋,这一退哪里还能站的稳,鞋跟一歪,整个人向后仰着倒,还别说这任玲玲的反应还真是够快的,就在这一瞬间,猛的抓住面前他能抓的一切,从手感上判断,应该是一个人,就是这个人阻挡了自已,算你倒霉。希望借助这个这个人不让自已倒下,因为最近倒下的次数已经够多的了,而且她对自已的体重有信心,可是她忘记了是倒下的惯性,不光自已倒下了,就连他抓的救命稻草,也被拉倒在地。好在被她拉倒的人身手不错,用手撑住了,不然,任玲玲就是摔不伤,也会被压伤。

    慢慢的睁开眼睛,她不敢相信自已看到了,真是太倒霉了,这个月这是第三次了,第三次了,还都是同一个人,眼前的正是秦风,怎么什么地方都能碰到他。现在唯一能让她心里舒服点的事,这次双方都穿着衣服。可是她高兴的好像有点太早了,秦风从卫生间出来,正在整理衣服,也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冲过来,撞到了自已,还被人拉着倒下了,好在平时经常锻炼,用手撑住了,正想生气,可是看到地上躺着的任玲玲,他也不敢相信自已看到的,会不是会是自已这几天脑子中全是任玲玲的身影而产生的错觉,不由得身子就是一振,愣在那里。任玲玲看到秦风一直不起来,又急又气,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对着秦风的脸就是一巴掌:“还不让开,你这个流氓。”秦风挨了一把掌才清醒,忙起身,不知道是由于紧张还是没注意,左手的表带正钩住了任玲玲那个无袖紧身白毛衣,虽着他站起来,白色的毛线也跟着手腕越扯越长,秦风不知道是什么,还用手又多拽了几下,任玲玲也站了起来,看了看秦风手里的毛线,再看看自已的衣服,这下可好了,刚才还在庆幸今天穿着衣服,没想到会是这样,难道是有人给自已下了魔咒吗,或者说这个男的是自已命中的克星,见着他每次都那么丢脸,那么狼狈。自已也知道这个人应该是无意的,可是心中的怒气实在是难平,红着脸,拉住毛线的一头:”喂,你个流氓,还不住手,非要把我的衣服扯光吗?“

    秦刚这才发现手里的毛线是毛衣上的,忙停下来,想解开,可是越弄越乱,没办法,只好将手表一起摘下来,递到任玲玲的手里:”任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没伤着吧“。

    接过手表和一团毛线,任玲玲并没有感觉身上有什么哪里疼,想了一下刚才的事,自已太着急了撞到了他,而且刚才还打了人家一个耳光,这几次的事,每次都是自已不对,可搞的都像是他的错一样,红着脸:”我没事了。“说完就跑进了卫生间。

    虽然说了这么久,可是这些事,总共也没有两分钟的时间,这一切都被两个人看在眼中,一个就是楚一一,见任玲玲摔倒后,就想过来帮忙,可是看见他扇了那个男的一个耳光,而且那男的也没生气,还像她道歉,知道这里面可能有事,也就没过来。

    另外一个看到这一幕的就是着秦风一起来的赵诗慧,他们是刚吃过饭,准备离开,秦风的衣服上粘了一点东西,去卫生间清理,刚进去,任玲玲就急急忙忙的走进来,赵诗慧一眼就认出来了,像任玲玲那样有气质,又漂亮的人,到哪里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没想到在在这里又看见了,是跟着秦风来的吗,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想也想不出来,从东海市到西海市再到现在这海州市,如果说是巧合,那巧合的过分了吧,正在疑惑的时候,眼看着任玲玲和秦风撞到了一起,这种场景是自已一直梦想的场景,心想自已还真的小看了那个女人,绝对不能让他们再见面,还好任玲玲及时的离开了,要不这个赵诗慧真有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即使这样,赵诗慧,也不放松,跑着过来,拉着秦风就往外走:”风哥,时间不早了,我们不是说好去派出所申请调查病例和监控的吗,一会人家就下班了。“秦风还想过会再和任玲玲道歉,听他这么说,也就跟着出去了。等有时间再道歉吧。

    任玲玲从卫生间里出来,猫着腰,环顾了整个个饭店,确定秦风不在这里,才放心大胆的走去了,楚一一已经找好了位置,聪明的她看到任玲玲的表情和依旧泛着红晕的脸,就知道任玲玲有事满着自已:”姐,刚才的事我可都看到了,你为什么打了那人一个耳光。“任玲玲没想到刚才囧态被看到了:”谁让他走路不长眼,还趴在我身上,我不打他打谁。”楚一一听这口气更加确定了:“不是吧,姐,我可看出来,你们好像认识吧。”“哼,我怎么可能认识那种人,你可别瞎说啊”“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我也没说什么啊,认识有什么关系,我也没说他是你的男朋友,况且那人好像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跟着。”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任玲玲听到有一个漂亮的女的跟着秦风,心中有一股酸意:“是吗,你见到了吗,长的什么样。“楚一一哈哈大笑:”还说不认识,告诉你,那个女的人认识,想不想知道,是谁,要想知道就老实交代那个男的是谁。“她当然认识赵诗慧了,以前赵诗慧为难钟元的时候,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至于秦风,他就不认识了。

    任玲玲是从来不会对这种要挟而妥协的。不过,她自已现在对最近发生的这几次事故和自已的内心都很迷茫,想找一个人说说,可是太害羞了,不知道该怎么说,既然今天说到这了,索性都说了出来,一直红着脸将和秦风之间的误会都说了,有些地方还做了些删减,就是这样听着楚一一也都有一点脸红,没想到尺度这么大,情节那么富有戏剧性,就是电影恐怕也拍不出这样的剧情。自已和钟元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误会呢。”姐,我太羡慕你了,你一定要去找他,你们这缘分是上天注定的,千万不要错过了。“任玲玲已经没有那么害羞了:“是吗,一一,你说我应该去试试吗,不过你刚说他有女朋友了吗?”。

    “姐,其实我也是猜的,是不是他女朋友,我还不知道呢,那女的是中泰集团的大小姐,叫赵诗慧,我们不管他是谁,就算是他女朋友又怎么样,只要没结婚,你就还有机会,是吧姐,而且你可是我们东海市女神级的人物。没有一点挑战爱情,怎么能配得上你呢“。任玲玲被楚一一这几句话一鼓动,还真是有那么点意思,也充满了信心。可是低头看见了自已已经破了的毛衣,再想想以前的尴尬无比的场面,刚才满满的信心,一下烟消云散,心情也跌到了谷底。向服务员工要了一把剪刀,将秦风那块表解救出来,毛衣上多了一条大口子,整理了一下,比刚才显得还要时尚了。不过她可没心情管这毛衣,这块表应该怎么办,就在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钟元回来了。

    楚一一简单和的钟元说了一下发生的事情,钟元明白了任玲玲为什么不高兴,可是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秦风和赵诗慧为什么会来海州市,查秦思淇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