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带着系统来大唐 > 第四百六十三章此庄天下第一属

第四百六十三章此庄天下第一属

    毕构走了,吃完饭,带着一百套儿童万花尺走的。

    他没喝酒,却有些恍惚。

    吃饭的时候李易跟他讲,庄子上的炸药打起来的时候,能让敌人的尸体把这段的灞水给填满。

    庄子上有多少其他的东西,李易没说。

    毕构却明白了,李易说的敌人,是以羽林飞骑那种来计算。

    与普通的将士无关,李易根本没把羽林飞骑之下的敌人当成威胁。

    “这哪里是庄子啊,分明是个军事堡垒,火药一直在制造,朝廷都没有,全在庄子里啊。”

    坐在车里往回走的毕构感慨自语。

    他终于知道陛下为何把庄子当成休息的地方,安稳啊。

    经过一次次的皇城撕杀,皇城并不能给人一种安全感。

    玄武门似乎永远带着血腥味,内宫里面蜡烛晃动,就是刀光剑影。

    在宫里杀了那么多的人陛下,岂会不担心被杀?

    兴庆宫正在改建,估计改建完应该是陛下晚上去住的地方。

    兴庆宫挨着长安东边的城墙,多了一道屏障,想要离开,可以顺下绳子爬上去跑。

    如是思忖,毕构想通了。

    “陛下对小易不仅仅是问政,陛下把李家庄子当成了家。

    怪不得看到陛下时,陛下显得那么精神,晚上能睡好觉。

    小易确实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在他身边,总觉得有麻烦他能随时解决。”

    毕构又评价一下,他理解李隆基。

    李隆基六八五年出生,太小的时候不知道情况。

    四岁开始就感受到杀机,武则天六八八年杀了好多人。

    韩王李元嘉、鲁王李灵夔、黄国公李撰、东莞郡公李融、常乐公主。

    李隆基九岁的时候,武则天又杀李旦的妃子刘氏、德妃窦氏。

    同时把李隆基的大哥李成器和恒王李成义降为郡王。

    然后是唐中宗李显当皇帝,被韦皇后和安乐公主联手给毒死了,还要收拾李旦一家,包括李隆基。

    李隆基没办法,只好主动杀出去。

    之后争皇位,太平公主也要偷摸动手,李隆基再杀。

    从小到大,他一直处在紧张的环境中,杀!杀!杀!

    在这么一番斗争下当上皇帝的李隆基却不再杀了,兄弟们都不杀。

    毕构想着,决定陛下不一般,斗争多残酷啊。

    同时认为陛下有点可怜,睡个觉都睡不好,只有在李家庄子才舒服。

    “所以小易不是外相,他是……”

    “东主,陛下喊你过去。”毕构正分析着的时候,车停了,管事在车外说。

    “进宫了?”毕构纳闷。

    “是遇到陛下的车,陛下出城了,咱们离城门口不到一里。”管事回答。

    “啊!”毕构回过神,下车,跑到李隆基的车中。

    “去庄子看过了?”李隆基亲自泡茶给毕构。

    毕构双手接过:“好庄子,天下第一庄啊,老有所养、幼有所教、邻里和睦、庄户勤劳、东主心善。

    另有百工之技,利民利己,助学推医、猪肥牛壮,积粮如簇、绢帛成仓、备械满库。

    有颂书之声,亦存流水之音。其花也灿、其苗也安、其立为山、其动成潺。”

    毕构这一顿夸呀,恨不能把李家庄子给顶天上去。

    李隆基听着微微颔首:“问策了?”

    “问了,臣学到不少,于户部有利。”毕构说实话,跟李易聊天确实涨知识。

    “额外问什么东西了吧?比如激将。”李隆基又问一句。

    毕构擦汗:“陛下怎知?”

    “他们一个个的整天就琢磨着为难朕的易弟,你去他们吃饭,他们必然出主意,或暗示你。”

    李隆基忿忿道,一副朕的易弟还要面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朕不满的样子。

    “是,一不小心问出来。”毕构继续擦汗,同时鄙视姚崇等人。

    你们太坏了,无怪乎与我饮酒的时候,一次次说李易有问必答,原来给我设套呢。

    “他们就是闲的,朕的易弟不管问什么,保证给你一个好的答复,一次次的就不知道教训。”

    李隆基根本没想过李易会被难住,他就是觉得宰相没有宰相的样子,闹心。

    “陛下所言极是,李易问了就说,可管用了。”毕构嘴上说着,内心深处理解姚崇等人。

    上瘾啊,平时有疑惑的事情,见到李易,问出来就行。

    “毕卿问了何事?”李隆基找到关键点。

    “臣与李易说起赚钱之事,然后……”毕构说过程,越说声音越小。

    李隆基越听越无语,你这是问策吗?你分明是在刁难。

    要不你进团儿吧?我大唐的巡查团需要你。

    “就,就这个东西,给孩子们玩儿的。”

    毕构心虚地说完,叫人拿过他车中放着的一套儿童万花尺。

    “毕卿啊,门球和哗啦圈你都问了,一起拿来呀。

    罢了,与你无缘,回头让兄长去取,卖了钱分易弟。

    你回去在坊里卖吧,定然很有意思,大唐的商税要派人去盯好蓝田县。

    若有纰漏,赶紧找朕的易弟商量,不可一意孤行,毕卿辛苦了。”

    李隆基觉得毕构死心眼,都问了,全拿来。

    “臣告退。”毕构听明白了,陛下要走。

    说完出车,目送着李隆基的车离去。

    一直到出了视野,他才回车里,车子启动。

    他惆怅:“陛下对小易这般自信么?还有姚崇、张说、卢怀慎、魏知古,你们给老夫等着。”

    毕构不去皇城,直接回家。

    路过天上人间的时候还打包了饭菜,回去给家人吃,顺便预定晚上的外卖。

    等回到怀贞坊,毕构想了想,找到家里的下人。

    “去,拿五十套出去,交给别人,就说一套给我们六钱就行,卖多少钱不管。”

    下人领命而去,不到半个时辰,有人来找,下人去问。

    “东家,那人卖完回来了,问还有没有,他愿意十钱一份买,这是拿回来的五百钱,他说凑个整儿。”

    下人跑过来对毕构说。

    “告诉他没了,以后再说。”毕构难过了。

    自己去为难李易,李易看着那么随意,结果真能赚钱啊。

    “什么东西呀,老夫还不知道呢,拿一份出来看看。”毕构郁闷着取了一套。

    找到张报纸,放上去一个大圈,加一个小圈,竹子叶缠的红蓝铅笔选红头。

    在上面画来画去,等着拿起一看,一个漂亮的图案出现。

    是个圈,圈里面一个个线条,组成了有序的花纹。

    他看向另外八个组件:“果然有意思,小孩子随便画画就能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