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中山装,很板正。

    左偏分,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好像还打了发蜡。

    年纪估计在六十左右,但是看起来年轻的多。

    五官很是硬朗,鼻梁很高,剑眉冲天,不怒自威。

    看到朱权进来,这人没有回头,只是用眼神瞥了一眼,然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这位是?”

    朱权再次感觉到紧张,和石秀那次的接触,差不多。

    不出意外的话,这又是一个暗劲高手。

    这倒让朱权有点纳闷了,老周他们不是说暗劲高手的数量,两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么,这个小破屋子,都尼玛三个了。

    “一个朋友,请来帮忙的,你手上的资料,就是他弄来的。”

    石秀倒好一杯茶,轻飘飘的朝着朱权丢了过来。

    两人相距大于五米,如果用物理学公式计算的话,这杯茶铁定会掉落在地上。

    更不用说里边的茶水,百分之百要洒落殆尽。

    然而这杯茶好像违反了牛顿定律,就犹如上方有无人机吊着一般,平平稳稳的朝着朱权的方向激射而来。

    说是激射,其实速度也不快,应该没有超过10M/S。

    朱权的精力,都在中山男身上,不曾料到石老头会有这一招。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茶杯已经飘到眼前。

    不得已之下,只能抬起右手,食指中指两指,紧紧的夹住了这杯茶。

    从急速运动,到快速静止,茶杯里的茶水竟然没有溢出丝毫。

    “不错,这是你的百花茶?”

    朱权抿了一口,这才怡然走到中山男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石秀没有接话,反而瞥了一眼中山男。

    “怎么样,赵老头,我没骗你吧。”原来这个中山男姓赵。

    “嗯,只能说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看来我们真的老了。”

    朱权可没功夫陪他们玩什么哑谜,他要的是那几个人的口供,他要找知道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石老,那几个人说了些什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得问老赵。”

    朱权把目光凝聚在这个老赵身上,希望他能解答他的问题。

    “朱权,年龄二十五岁,没有详细的出生记录和就医等记录,养母常玉……”

    老赵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东西,都是朱权的个人资料之类的。

    “赵先生是上头的人?”

    朱权指了指头顶,如果不是上头的人,想查的如此详细,那还是蛮有本事的。

    “你说的,我可没说。”

    赵先生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你这么有能力,为什么要在市井之中,弄的浑身铜臭味呢?”

    朱权眉毛一挑,对这个赵先生已经有了那么一点不耐烦。

    他最烦的就是别人对她指指点点,尤其是这种半老不老的死老头,仗着自己多活几年,就好似看透世间万事一样。

    “不烦劳心,个人喜好不同而已。”

    “哈哈哈,我说你这个赵老头,有事没事总是喜欢指点年轻人,撞到墙上了吧?”

    石秀看的出来两人之间的火花,已经逐渐冒了起来,赶紧出来打圆场。

    今天这个局是他组的,两个人可都不能得罪。

    “朱权小友,是这样的,赵老头呢,有点能量,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些人还真找不到,所以我欠他个人情。”

    “你呢,卖我个面子。”

    既然石秀都这么说了,朱权就把心里的火气往下压了压。

    暗劲之间,本来就是水火不容,如果说这个姓赵的,再蹦跶两下,朱权指不定就要和他再打一架。

    不是说他喜欢打架,而是上次和石秀打完之后,他觉得自己对于劲气的把控和使用,又提高了不少。

    石秀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刚好来了一个未知的暗劲,不切磋两下,他有点难受。

    一旁的赵先生,并没有因为石秀的话而有什么不满。

    他也看的出来,自己不是朱权对手。

    虽然刚才话语间,他貌似占了上风,但是他的后背可是已经出了汗。

    石秀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之前两人有过交手,石秀凭借年长几岁,经验老道,算是稳压他一头,而石秀又不是朱权的对手。

    再加上他从各个渠道获得的视频消息,他很确定,如果真的打起来,朱权完全可以把他吊起来锤。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说他是十岁孩童,石秀可能是十七八的小青年,而朱权就是二三十岁的壮年。

    当然,他们三人的差距其实没有这么明显。

    如果他和石秀联手,朱权还是有可能会落败的。

    朱权听了石秀的话,也就没再和赵先生纠缠,继续询问之前的事情。

    石秀招了下手,带着朱权到了别墅后的一个建筑群。

    “老赵的人,把那几个人扔到了这里,他们已经询问过,但是得到的消息并不完整。”

    “不知道你有没有其他手段,能让他们开口。”

    朱权撇了撇嘴,对于这些人的手段,他只能报以鄙视的态度。

    “你们在外边吧,别进来了,怕你们受不住。”

    两个老头对视一眼,“我们受不住?”

    然后一起跟了进来,他们倒是要看看,经过大风大浪的他们,是怎么被朱权给镇住的。

    “不需要留活口吧?”

    朱权看着房间里的摆设,又扫视了一圈桌子上的刀具,“家伙是还挺齐全嘛。”

    “随便你,能留活口最好。”

    这些人都是偷渡过来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死士,就是那种任务失败,随时可以自裁的工具人。

    “对付这种人呢,就别用死什么的恐吓他们了。”

    “就直接让他们酸爽就完了。”

    朱权拿起一个小刀,在指头肚上磨了磨,感觉还挺锋利的。

    “他们动过手术,痛感神经估计被切除了。”

    “嗯,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们对于皮肉之伤,基本无感。”

    这个东西,朱权也只是在电影和一些科幻里看到过,想不到现在的科技,还真的能达到这个水平。

    不过还好,他的招数多的是,什么翻江倒海,剥皮刮骨,还都是开胃菜而已。

    有的时候,他不怕痛,但是还有别的东西嘛。

    比如说视觉,比如说听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