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 七界云神殿 > 第六章:浴室惊魂

第六章:浴室惊魂


  房间里没有窗户,不过好在还有换气扇,所以房间并不沉闷,一张大床,一盏吊灯,一个书衣合柜,柜上还放着一个电子钟,独立卫生间里还有一个大浴缸,总的来说这房间虽然有些老旧,但简约且整洁,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手机和行李往床上一丢,便来到浴室,放好热水,进入浴缸,拿出打火机,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上一口,眼睛一闭,长长的吐出一口青烟,舒服的泡着热水澡,一天的车途劳顿在此刻得到了放松,忧郁的心情也消散了一些。
  突然,卫生间的电灯发出“嗞嗞”声响后,灯光就熄灭了,枫无言瞬间浑身一颤,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是在枫无言以前,遇到突然停电的情况,或许他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但是经历了昨晚的事后,枫无言心中都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枫无言从浴缸起身,顾不得擦拭身子,胡乱的将衣服套上,房间没有窗户,所以灯一灭,便陷入一片五指不见的漆黑,枫无言拿出打火机,却只听见打火机声音,别说火苗了,连一颗火星都没冒出来。
  “这...可是才买的打火机啊...或许...只是卫生间灯坏了呢!”
  枫无言颤抖着声音安慰着自己,同时慢慢摸索到客厅,发现客厅的灯也打不开,黑暗的整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就是书衣合柜上的电子钟发出的幽暗绿光。
  枫无言如今一看见绿光就头皮发麻,慢慢的却变成了恐慌,因为他发现那个电子钟上面的时间,数字不仅急速的在跳动,而且时间竟是倒着在走的。
  房间突然停电,打火机打不着,电子钟的幽暗绿光,时间倒着在走,这一切已经非常不寻常了。
  枫无言急忙向门摸去,拧了拧门把手,心里咯噔一下,门把手完全拧不动,这下枫无言开始彻底慌了,手脚并用,一边胡乱砸踢着门,一边呼喊着救命。
  可无论自己怎么踢门,却如同在踢一团棉花一般,没有半点的声音,外面根本就不会听见,更何况自己呼救的声音呢?
  “手机!对!手机报警!”
  枫无言此时如同找到了希望一般,很快就在床上摸出了自己手机,可一看手机立马又陷入了绝望,因为手机完全没有信号。
  这时,从浴室中,突然传来了花洒喷水的声音,簌簌的水流声如同淋在枫无言心底一般,冰冷寒凉。
  枫无言打开了手机的电筒,抱着行李在胸前,给自己胆量加上一个寄托,咽了咽发干的喉咙,强自镇定的来到浴室,手机电筒往里一照,发现花洒正朝着刚刚洗澡的浴缸之中,喷着热气腾腾的烫水,然而,此时浴缸里水的颜色,是红色的!
  那是装满鲜血颜色的浴缸!不,那就是鲜血,滚滚翻腾,还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浴室。
  更加可怕诡异的是,水面上还飘散着黑长的头发,简直就像一个女人趴在血池中一样。
  慢慢地,那黑长头发动了,黑发下面慢慢露出一对跟疯老婆子一样绿幽幽的眼,直勾勾的看着枫无言,然后扭曲着身子从血池之中再次如同午夜凶铃的贞子一般,缓缓爬了出来。
  “贞子妹妹,姐姐,阿姨,奶奶,真不带你们这样搞我的啊!”,枫无言吓的几近晕厥,崩溃的大喊了一声,慌乱的抱着行李跑了出来。
  刚跑出浴室几步,枫无言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感觉怀里抱的东西不太对劲,比刚才抱着的行李要轻上不少,不仅冰凉,而且还湿湿哒哒的,都把自己身上都给沁湿了,还有一股子腥臭味,跟疯老婆子身上的很像,只是没那么浓烈。
  “嗞嗞”一声,整个房间的灯全部亮了起来。
  这该死的电,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就偏偏在这会儿来了呢!
  枫无言低头一看,自己一直抱着的,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行李。
  而是一个腥臭扑鼻,浑身血红,冰凉湿透,皮肤发白浮肿,眼闪着幽绿,脸如刚发酵好的馒头一般的女人!如同在水里泡了几星期的女尸。
  “妈妈咪呀!”
  枫无言脸色大变,下意识的猛一用力,就要把这女鬼扔了出去,结果这女鬼双手死死扣着他肩膀,那一头湿漉漉的长黑发,直接缠住了他的身子手脚,一些冰冷的黑长发还不停的往枫无言脸上爬去,裹住他的双眼,往口鼻耳朵里面钻。
  枫无言一下全身动弹不了,眼睛看不见,耳朵听不见,嘴巴喊不出,连呼吸都极为困难。
  怀里的“肿”贞子,此时幽幽说道:“没用的,别挣扎了,那东西现在应该是在你身上吧!”
  同时伸出一些黑发,钻进了枫无言衣服里面,不一会儿,“胖”贞子兴奋的尖笑了起来,只见几缕黑发从枫无言身上卷出一个东西。
  “啊哈哈哈哈哈哈.....找到了......我找到了......”,只见几缕黑发从枫无言身上卷出一个东西。
  枫无言虽然眼睛看不见,可知道现在“肿”贞子找到的,就是老头儿留给自己的那个小木盒子,这也是老头儿目前唯一留给自己的重要东西。
  “去你妈的贞子!”
  想到了老头儿,此时的他,产生了强烈的求生欲,嘴巴一口咬住那黑发,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骂着,同时,用唯一能动的头,狠狠往女鬼头上撞去,砰的一声,一阵疼痛,撞的自己晕晕乎乎,可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啊哈哈哈哈哈哈...没用的,没用的,就凭你这蝼蚁,是伤不了我的,东西找到了,你也该死了!”
  一句蝼蚁,此时深深的扎进了枫无言的心里,想到了老头儿不教自己本事,是有原因的,一定是知道自己弱小学不会才不教的。
  虽然这种想法毫无逻辑,可此时的枫无言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像蝼蚁一般没用,老头儿也不会不知所踪,生死未卜,更不会连老头儿留下的唯一东西都保护不了,甚至自己性命都像一只蚂蚁一样,随意被玩弄。
  枫无言啊啊啊的叫着,他不甘心,他愤怒,他疯狂,他一下一下又一下,歇斯底里近乎癫狂一般,不停地,狠狠地用头撞着那贞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说了没用的,你伤不了我的,去死吧!”。
  “肿”贞子的尖笑声,如同在嘲笑一般,枫无言感觉到浑身被那黑发越缠越紧,皮肤似要裂开一般疼痛,浑身的骨头发出咯咯的声音,似要断裂,口鼻被黑发塞满,已经再也无法呼吸,大脑已经因缺氧开始麻木。
  “我难道就这么毫无用处的死了么?”,枫无言他不甘心,他不想这样莫名其妙的死....